CQADI观点丨跨界观点与审美可能——近现代美术与建筑思潮(上)

文化生活
2021-11-22

前言

看到拉·维莱特公园的解构主义建筑,是否有面对立体主义绘画的感受?看到仿生曲线下复杂的圣家族教堂墙面肌理是否会联想到梵高扭动回转的笔触?穿行于密斯的流动空间中,能否感到蒙德里安抽象元素间暗藏的张力?美术和建筑有着与生俱来的纠葛。美术和建筑的交集不仅仅是视觉艺术。作为更基础的学科,美术具有更强的社会敏感性与深刻性,也具有更快的时代反应。美术与宗教、哲学、语言等人文学科一起,从建筑学形成之初就强烈地影响着建筑领域,在思潮云涌的近现代尤为突出。当代层出的美术概念与表现形式,多样化的建筑思潮,既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宽阔道路,其语言化和内省性的共同倾向,也是对“渐进”发展思维片面性的批判。

社会背景和思想来源的相关性、表观的相似性与关联性以及人物本身的跨界,都是研究近现代美术发展对建筑思潮影响的切入点。

图片 8

▲拉·维莱特公园内建筑

微信图片_20211123104016

▲圣家族大教堂

图片 9

▲密斯著名代表作范斯沃斯住宅

PART.01 美术家与建筑的历史纠葛

建筑的起源

有巢氏是中国上古神话人物,与其说是他教会了先民摆脱利用自然山洞穴居的生活、在树上构木织巢以避野兽,倒不如说这个造神是人类对自身集体无意识下的构筑行为的形象化。于所在环境中形成一个活动的出发点、精神的回归点,是所有高等动物和环境取得共生关系的本能。所有的小孩,都有喜欢搭房子的游戏本能。这种搭建行为是个体建立环境秩序的开始,其结果是产生个体和环境之间的一个缓冲,空间上的“包裹感”使个体有了安全的出发点。至于是否能挡风遮雨,不是这个行为产生之初被考虑而是在过程中被体现出来的。可以说,建造的根本不仅是告别自然山洞、居住条件的提高,更是文明的开始。对技能有要求的功能并不是建造行为的本初目标,建造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原动力。人是天生的建筑师,心灵庇护比身体遮蔽有更强烈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在自身居所尚未能完善的时候,人类会愿意付出艰辛的劳动去完成各种神庙和祭祀建筑。

图片 11

▲原始巢居演变

美术的起源

美术的起源有多种多样的说法,其中巫术说是最具有影响的。泛灵思维、万物交流的意想及模仿的原始人类本能,促成了以图腾为主题的原始美术。和建造一样,美术活动的初始也是集体无意识下的本能行为,是人类试图和环境取得关系的努力。在费力制造的物品基本形态、功能还远不够完美的情况下,人类正是因为精神因素而耗费劳动去完成美术工作的。

图片 13

▲史前壁画

职业建筑师出现前的建筑

建筑师是一个在西方相对比较晚才独立出来的职业。在那之前,都是其它行业兼职规划与建造。在中古时代以前的欧洲,神庙的设计和施工管理角色都是一个神职官位——通常是祭司。他们用石头建造了神的住所。在东方的中国,则是用木头建造“礼”的住所,这一点上其实相较西方,更明显地契合了原始建造的动机。周公旦助武王建立了分封制的政治制度和井田制的经济制度,而最为重要的是建立了以“礼乐”为基础的文化制度,从而促成了长达700年的周王朝。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礼制是社会、国家的基础,其作用渗透到方方面面。“因形察气,以立人纪”,是一切行为的根本。“建,立朝律也”,所以建造的首先是秩序。周公规划洛城,萧何营未央宫,御用建筑师都行使着彰显礼教和秩序的职责。因而,营造之前要堪舆相地,营造的格局、用材、装饰,都是以顺天命、合礼数为中心。《营造法式》和《工程作法则例》均是“以礼为纲,以技为目”。

有人认为,是在砂浆的认识和使用上缺乏突破才阻碍了砖石结构在中国传统建筑中的发展。但古代欧洲和中国建筑最根本的区别并非仅体现在石材体系和木材体系的技术区别上。正是这样的礼制核心,这样稳定不变的社会哲学,从根本上阻止了中国传统建筑发生欧洲建筑那样从结构到空间、从构造到形式,均有一个显著变化的演进过程。最初价值取向上的差别,导致了关注的重点和发展道路的差异。

神话作为的文化起源,在中西方就存在很大的差异。中国传说中,神仙都是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开天造人,为生灵立命,德高威重,代表着天地运行之理。人和神的关系,就是人和自然的关系,顺天命、合礼数就是一切的根本。而在欧洲的神话中,神实际是完全人格化的,神人的同形同性,七情六欲,行善作恶(作奸捣乱更多),说明了所谓神只是普通人在能力上升级,和普通人是没有本质的区别的,比人更高的品德和智慧也不是作为神须具备的素质,人和神的关系就是另一种人和人的关系。公元前十一、二世纪到七、八世纪间被称为“神话时代”,宅邸、浴室等生活建筑之外的神庙,虽然是“神的建筑”,实际上也是世俗空间的升级,但在世俗欲望的推动下显示出对体量、尺度和空间、构造及装饰的极度追求,使得其在形式上完全有别于生活性建筑。而中国古代的宗教建筑,如寺庙道观等,相比较则显得“清汤寡水”,即使有众多彩画、塑像,也并没有在普通世俗建筑形式和空间之外创造出一种更为独特的形式。在覆盖整个社会方方面面的“纪”和“律”的秩序下,中国的传统建筑需要的只是匠人在细微处雕琢,来达到“宛若天工”。而古代欧洲建筑在形式上的追求,就需要美术家的创造性而不仅仅是工匠的技巧。因此,欧洲的石头建筑很自然地在美术家手下开始了形式演变的历程,而中国的木头建筑则被大木匠以言传身授的方式在礼制的框架中以一些微小的变化延续下来。

图片 17

▲希腊古代建筑遗迹

雕刻家菲狄亚斯(Phidias)设计了雅典卫城建筑并创作了卫城内的雕刻和装饰浮雕;设计建造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的两位建筑师安提莫斯和伊西多尔,同时也是几何学家和物理学家;至于达芬奇设计出香博堡双旋梯、米开朗基罗设计出劳伦图书馆和圣彼得大教堂,也不足为奇了。另外,早期营造没有类似现代建筑产业的专业体系,设计、施工和项目管理等并没有区分清晰的界面,而是整体作为营造负责人的工作内容,可以看作是古代版的EPC。而营造负责人通常只被认为具备这项能力、能胜任这份工作,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专业人士”,专门从事这项工作,也难怪其他各界能人异士可以在营造中大胆跨界,展现其多姿多彩的非凡才能了。

微信图片_20211123103842

▲(左)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大教堂内部

(右)香博堡双旋梯

微信图片_20211123103850

▲(左)劳伦图书馆室内阅览室

(右)圣彼得大教堂内部

PART.02 近现代美术及其思想背景

百花齐放的世纪之交

近现代美术的起点是19世纪末的后印象主义,但近现代美术思潮形成的影响因素必然更在那之前。17世纪,牛顿的光色散实验引发了光的波粒二象性争论,其后带来的一系列发现最终影响到新印象主义点彩法美术观念的产生,但那已经几乎又过去了一个世纪。19世纪中到20世纪初的维多利亚时代,科学技术进步迅猛,各种发明层出不穷,汽车、火车和轮船(维多利亚时期之后开始了飞行器的普及)使贸易和交流空前兴旺繁荣,汽船的出现帮助人类逐渐探索海洋,四通八达的铁路交通贯穿东西南北,连接大陆各个角落,工业革命给人们带来了乐观的信心及对科学的信仰。维多利亚时代的文艺运动也层出不穷,其流派包括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等。人们较为熟悉的维多利亚风格可看作利用现代材料和技术进行的泛装饰,与后期的新艺术运动相似。而工艺美术运动则无疑是用开倒车的方式,来反对着维多利亚的繁复和美术家不屑于设计的工业化产品的简陋。

图片 24

▲维多利亚时代最后的辉煌——第一届世博会场馆“水晶宫”

近现代美术的分水岭

印象派起源于法国,是近现代美术史的开端,也是自然主义倾向的现代美术起点。印象派以19世纪6、70年代的莫奈、德加和毕沙罗为代表,告别了古典主义美术“红即是红,白即是白”片面机械的视觉观。而这时候建筑领域正在反刍近百年前的工艺美术运动。

图片 27

▲印象派的代表莫奈创作的《印象·日出》

后印象派是真正古典艺术与现代艺术的分水岭,以19世纪末至20世纪20年代的高更、梵高和塞尚为代表。如果说印象派分解光色仍然是为了描述一种“客观”,后印象派则完全转向了主观。梵高曾说过:“艺术就是人被加到自然里去,这自然是他解放出来的。”后印象派的野兽主义吸收了东方艺术和非洲艺术的写意手法,以不同于古典绘画的疏朗﹑简明意境,摆脱对自然的摹仿,不遵从传统的透视、明暗、远近比例,构图平面化,色彩不依附于形态及其真实性而得到解放,物体与阴影对比强烈。塞尚实际上是立体主义和抽象绘画的先锋,梵高则引导了后续表现主义的产生。此时的建筑界也出现了设计米拉公寓的高迪和设计埃菲尔铁塔的古斯塔夫·埃菲尔,作为新艺术运动的代表。

图片 28

▲后印象派代表塞尚创作的《圣维克多山》

图片 2

▲高迪设计的米拉公寓

立体主义发轫于20世纪初,彼时包括日本的浮世绘和中式园林等东方艺术对西方世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例如布拉克的《艾斯塔克的房子》中的“高视角、散点透视”与中国画的特征如出一辙。立体主义解构形体,然后将碎片重新组合,最终在画面中形成二维画面——为艺术家们所要展现的目标。

微信图片_20211123103915

▲(左)毕加索《阿维农的少女》

(右)布拉克名作《艾斯塔克的房子》

未来主义同样产生于20世纪初,巨变的时代造成一种全面否定传统的思潮,某些表达手法上和立体主义如出一辙,如在同一画面表达对象的历时性、多维性。未来主义特别倾向表现运动和力量,而认为战争是艺术的终极形式,对现代战争持有审美态度。在建筑上的影响包括多用长线条、强调流线型等。

图片 32

▲被称作未来主义奠基人的波丘尼所作《同时成像》

个人解放和精神探索

十九世纪末同时也是哲学蓬勃发展的时代。从康德的古典主义哲学、叔本华的唯心主义哲学,到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哲学,都属本体性哲学,主客二分始终是人类中心主义的,不能解决人类生存本质的问题,其认识论局限于主客而忽略了主体间并非原子个体的关系,而是网络节点的关系。“因信称义、信徒皆是祭司”的路德教派与“即心即佛”的禅宗都重建了人神关系,也从精神上解放了个人。强调个体解放的文艺复兴时期可以说是西方近现代思想的起点,而在东方,个体解放则于礼制的成熟与稳定下夭折,没有得到进一步发展。

无论是印象派分解光色还是立体主义解构形体,都是站在打破表现“客观”的立场上,以观察和实验为基础的归纳法和数学演绎法形成了近代科学体系。因果必然性观念支配了从前被认为由神灵统治的世界,形而上学的机械的宇宙观一直延续到18世纪康德主观思想的形成。西方哲学向主观的转身,与中国天人合一的传统思想不谋而合。康德说过:“自然界向人生成,不是世界影响了人,而是人影响了世界。”从认识的角度说,人的理性只能限于经验界、现象界,无法到达物自体,可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近现代哲学,如尼采、弗洛伊德、荣格、萨特等人的思潮,从先验唯心思想开始,引导和影响了现代主义艺术。尼采推崇人的意志和无意识、本能形成的创造力,反对社会权威。他的思想推动了德国的表现主义,也对现代主义的文艺运动整体产生很大影响。弗洛伊德在潜意识学说中提出“无意识才是精神的真正实际”,引领超现实主义以及其他流派的美术家们以各种手法挖掘人们深层的精神世界,再开拓了新的艺术表现领域的同时,也使部分艺术语言趋向荒诞和怪异。

19世纪末到20世纪20年代的表现主义,受康德哲学、柏格森的直觉主义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影响,放弃对象形式的写实描绘,着重表现内心,尤其是恐惧的情感,往往采用对现实扭曲和抽象化手法。野兽派和表现主义的画面颜色都非常豪迈,但野兽派的色彩意在唯美,而表现主义则意在使颜色表现感情。

图片 41

▲德国表现主义画作

19世纪末20世纪初至上主义产生在俄国。当时的俄国正是新制度攻下旧堡垒的最后关头,前卫艺术强调精神世界和内心体验、抛弃传统的立场得到社会的普遍支持。俄国前卫艺术代表马列维奇创立了“至上主义”绘画,完全抛弃传统美术具体的描绘,用抽象元素来表达内心情感和精神体验,引领了西方抽象艺术的发展,对构成主义、极少主义乃至后来的达达主义都产生了影响。

微信图片_20211123103939

▲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创作

20世纪10~20年代出现的达达主义者们认为资产阶级的价值观是一种僵化、呆板的压抑性力量,不仅体现于艺术上,还遍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正是这种压抑催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达达”并不是一种艺术,而是“反艺术”,是对野蛮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种抗议。它试图废除传统的文化和美学形式、拒绝约定俗成的艺术标准,愤世嫉俗,追求清醒的非理性状态、幻灭感,采用无意、偶然和随兴而作的方式,“无意义”境界作品不求某种感观的欣赏,而给人以某种“侵犯”的触动,解读完全取决于欣赏者自己。

图片 36

▲达达主义作品

20世纪20~30年代法国的超现实派,于达达派之后在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和下意识心理学的理论启示下产生。它在打破心物二元的宇宙观,以精细的细部描绘为特征以不受意识和理性控制、经过变形的形象营造幻觉的和梦境的场景。形而上画派的超现实主义大师基里科对科技持怀疑态度而具有未来主义倾向。

图片 6(1)

▲超现实主义代表作——达利《时钟》

20世纪40~50年代的抽象表现主义采用即兴创作的抽象形式结合画家情感表达产生非写实感强烈的绘画,风格粗犷、色彩强烈,构图冲突,画面充满色料泼洒、自然流淌等偶然效果。

图片 2(1)

▲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先驱杰克逊·波洛克作品《第31号》

20世纪50年代波普艺术是以抽象表现主义的批判者身份出现的。它借用低廉的、工业化复制的材料,携带着彻底的商业美术特征,生活化、流行化的特征和讽刺、调侃的个性,击垮了传统美术高雅的精神宫殿,使美国式的大众文化从此走到了台前。

图片 7(1)

▲波普艺术作品

(文中插图均来自网络,一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撰稿丨第一建筑工作室 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