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QADI思考丨从画地为牢到破茧成蝶——城市街面生活性丧失现象及其规划与更新策略

文化生活
2021-10-15

近年来,国内城市经历了规模上的巨大发展,其中大部分是以新区建设的形式完成了城市版图的扩展。城市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空间和社会问题。街面生活性的丧失,是当代城市尤其是新区建设中较为突出的问题。

图片 8

不同于母城空间多因素交互关联历时性生长的发展方式,城市新区多是在土地规划的控制下一次成型地建设起来,土地规划的基本思路和技术管理决定了这些新兴城市空间的方方面面。在存量更新成为城市发展重要方式的当下,对解决新区规划建设中形成的空间和社会问题进行研究,具有必要性和迫切性。

一、城市街面上生活性丧失的现象及影响

(一)街道界面封闭、街道功能单一

新区规划中,尤其是居住区的街道尺度、街区尺度往往偏大,通常以围墙、围栏等形成封闭隔离的街道界面,导致街道仅仅满足了机动交通的需求,而步行逗留、消费休闲等社会生活功能受到极大的抑制。

以梁平城西湖光路、湖淼路新建区为例,社区中市政道路红线宽度为22m,车行道为6m,人行道为5m,湖淼路中商业服务点、小区出入口间隔距离为100m~150m,其间道路两侧均为围栏。人行道大部分时间看不到步行活动,各口部、网点间的联系均为汽车、摩电交通。小区居民的生活基本上限制在小区内部,外部街道大部分空间就是汽车、摩电匆匆而过的交通空间。

一个连续的、安全的步行系统,应该能把每一条街道都联系起来,不同空间具有混合的功能,才会产生便利。

图片 18

(二)用地效率降低、生活便利降低、交通量变大、步行体验亲和性与安全性降低、城市隔离病诱因升高

街道功能单一化,将原本分散在复合性街道空间的功能剥离出来,街道本应有的社会生活功能被集中给予某一单独用地。这样的操作降低了街道用地的土地价值,过度集中而缺乏均布性的配套设施也造成生活便利性降低,使出行交通量提高。过大尺度的封闭街道界面使得街区绕行距离拉远,同时隔离街区使人行道变为缺乏关注、无人支援的环境,将步行活动变得缺乏亲和性,也非常不安全,从而阻止了步行活动和交往的发生,降低了社区内的交流可能,直接诱导了城市隔离病的滋长。

开发模式、物权特征及管理方法,扩大了私有化社区的趋势,城市开放性区域占比的减少和分布的稀疏化,加速了贫富分区、城市隔离。只有在热闹的街道上才没有阶层的区别,城市隔离和社会隔阂对导致孤岛经济效应、阶层对立矛盾具有不可忽视的助推效应。

图片 10

二、城市街面生活性丧失的原因

(一)机动交通为基础的规划及对城市肌理尺度的忽视

近代社会的发展,使得在城市建设中,技术生产力相对自然力的对比发生了倾斜。空前的改造能力、机动交通的巨大运力和效率,既使城市建设摆脱了对环境的依赖,也使城市规划失去了对环境的足够尊重。基于土地经济的规划体系,以产业布局、机动交通为空间骨架,城市的发展失去了人文与自然平衡交互、有机生长的特点,也模糊了步行轨迹形成的网络化空间肌理和尺度特征,这在新区建设中尤其明显。

(二)大街区用地规划和私有化的社区

有利于开发的大地块规划、功能板块分离导致了街区、街道尺度、空间和形式上一定程度的非人性化倾向,也造成居住、工作行为与环境关系的脱节、街道活动的缺失。居住项目用地在《重庆市城市规划管理技术规定》中有沿城市道路的长度超过400米的应当设置城市公共步行通道、沿江沿主干道长度大于150米设置开敞空间的要求,以期对街区尺度有所控制。但实际上除了开敞空间与街区入口结合处外,街道空间界面的亲和性并未如期得到保障,一个街区转角两侧的连续封闭长度很容易超过300米,而这300米的人行道常常一侧是机动交通,一侧是社区的围栏、挡墙,形成管道型的空间感受。伴随着商品住宅产生的社区空间私有化的需求和趋势,当前居住小区普遍采用围栏、围墙、挡墙等方式形成封闭空间。安全管理、疫情防控、社会管控需要的封闭社区形式均更大程度造成了街道界面的封闭,但亦非绝对原因。

图片 17

(三)规划管理对沿街商业设置的限制

在《重庆市城市规划管理技术规定》中明确要求“居住小区的商业与居住功能应相对分离”“鼓励将商业集中布置或者按照商业内街布置,不得临快速路、主干路设置临街商业设施”。要求的初衷本是避免商住间的影响、扩大街道的尺度、减少街道的视觉封闭感,虽然并没有将所有沿街商业、服务用房的布置都加以限制,但其导向确实减少了沿街建筑界面类型,阻碍了界面亲和力的产生,降低了公共空间资源和生活活动在城市的均匀分布,一定程度加速了街区的孤立性和街面的管道化。

(四)当代街面生活被电商扼杀的趋势降低了街道利用的意愿

由于电商、线上服务对传统商业和服务业的冲击,以及部分消费门类的萎缩,商业建筑的货值由高估值变得不确定,在开发中成为风险产品。因此在新区住宅项目开发中,配套商业和服务建筑受到较大压缩,形成封闭社区的界面难免就只剩下围栏、围墙和挡墙等隔离形态了。

图片 19

三、规划与更新策略

解决城市街面生活性丧失问题,需要改变既有的规划建设、城市管理观念,从规划管理、更新建设和城市管理三个方面着手解决。

(一)抓住源头,规划对用地地块尺度限制

规划中应以多级支路、公共步道系统来缩小地块尺度,避免封闭大街区的产生,以密路网窄街道尺度降低车速,达到减少快速过境车辆进入、分散内部车行密度的效果,将车行对人行的切割隔离转向和谐共存。荷兰的研究与实践表明,如果按照车行需求来规划城市将需要拓宽所有的既有道路,传统城市的空间尺度会遭到破坏,取而代之在规划中采取控制街区和道路尺度的方法,形成“共享街道”:规划设计保持较小的街区尺度和较窄的街道尺度,较多的路口和转弯限制了车速并阻止了快速过境车辆的进入。这一举措从事实上保证了街道人行活动的安全性,使得人车具有混行的可能。

图片 17

(二)管理松绑,鼓励合理利用街道空间

目前重庆市的规划管理部门针对住商分离做了专项研究,对住商分离的具体形式、尺度作出了进一步的研究和指引,较大程度地保证了住商分离的合理性和空间效果。但条文的导向始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对街道空间的认知和利用,因此,《重庆市规划管理技术规定》需考虑以目前住商分离措施的研究成果替代住商分离条文,以期达到管理松绑,设计合理。

(三)更新建设,街巷经济激活街道空间

城市更新建设中,公共空间和步行系统的建立是极为重要的一环。空中街道一定程度上可看作缓解大尺度市政路车行、人行相互切割,联络城市节点,缝补通路与界面的有效方式。厦门空中自行车道、港岛中环纵横连绵的架空步道都是城市中非机动交通系统的良好例子。按照近年重庆和其它一些城市的规划管理要求,新近建设的社区多有公共架空层。这些架空层在更新设计中为联系开放空间、形成交互界面和社区活动区域提供了可利用的资源。

目前轨道交通及TOD建设的发展是引领城市发展的重要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公共交通对地面的压力将逐步减小,支路街道可以承担路内停车、分时占道经营等更多功能,将对街面生活的频次、密度和丰富性产生较大影响。新近建设区内过宽的市政道路有可能调整板型,提供更宽敞的人行与活动空间。老旧城区在历史空间肌理保护、修补规划对路径、边界、节点等的重新塑造中,会产生大量的小微可用空间,可能是封闭的永久的建筑空间,也可能是敞廊、服务亭、货柜亭等半封闭或费用旧的空间。街道内的固定、临时性服务、商业、休闲设施的系统性增加,是促进和保障街面活动必要基础。

随着规划管理技术的提高、社会安全的提高,探索开放社区的道路将会越来越清晰可触,让“透绿”的规划管控初衷从单纯的开放视觉空间演进为开放行为空间,促进街面社会生活的发生,提高城市空间的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