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动态   >  文化交流

读书丨《街角社会:一个意大利人贫民区的社会结构》

文化交流
2018-08-24

8

你会在每一份社会学必读书单中发现《街角社会:一个意大利人贫民区的社会结构》(《Street Corner Society: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an Italian Slum》,以下简称《街角社会》)这本书。学术研究著作通常晦涩难懂,而《街角社会》的可读性,却不亚于一部通俗小说。

这可能是因为,书中大部分的内容,是作者亲身“卧底”三年,观察访谈的成果。

《街角社会》是美国芝加哥学派社会学家威廉·富特·怀特(William Foote Whyte)于1936-1940年间,对科纳维尔(化名,真实调查地点为波士顿北区)实地研究的报告,是他的博士毕业论文,也是他在学界的成名作。这本书的研究对象是游荡于科纳维尔的意大利裔青年人社群,作者进入该地区生活三年,深入当地青年的生活,对他们的生活状况、非正式组织的内部结构、活动方式,及与周围社会(主要是非法团伙成员和政治组织)的关系进行细致观察,结合个案研究、访谈等研究手法,得出所研究区域的社会结构、个人与帮派之间的影响关系等结论。

1936-1940年间,在哈佛大学青年研究员基金的资助下,怀特“卧底”于科纳维尔的“街角帮”,成为被研究群体中的一员,置身于观察对象的环境和活动中。在《街角社会》附录中,详细地记录了本书的成书过程,如何调整写作计划,将研究范围从诺顿帮、大学生俱乐部逐步扩大至非法活动团体以及政治选举。怀特也直言不讳地提及了自己在研究过程中所犯的错误,反思自己,为后来的研究学者们提供了参考和帮助。因此有人说,该书真正的重点,其实不在于研究结果,而在书后的附录部分。

该书于1943年出版后,因恰逢战时,并没有获得太多关注。直到1955年,才开始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但讨论的重点,更多放在了研究方法上。定性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方法,一直被量化研究(Quantitative research)学者认为太过主观,不能够被用来准确地解释客观社会现象。这一点,也正是《街角社会》以及怀特的实地研究在当时颇受质疑的地方。《街角社会》之前的传统社会学研究是不允许观察者参与到被观察对象的活动中的,因为这样的行为被认为会导致研究结果失去“客观性”。这一点也使怀特的研究受到当时社会学者们的抨击。

更严峻的挑战来自此书出版几十年之后,关于其参与式研究方法和研究者伦理道德问题,出现了更加广泛的讨论。有的学者认为怀特的研究方法无科学性可言,还有的学者认为怀特的研究违背了伦理要求,因为从《街角社会》中可以看出,怀特为了自己的研究,曾参与到非法活动中。这就有意思了,这些讨论触碰到社会学、尤其是人类学研究方法的核心问题。

作为参与者,怀特的关注点更多在于研究者与被研究者的互惠关系是否平衡,但另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是,研究者的介入不可避免地会对研究对象产生影响,研究对象可能因此发生改变,不再是他们最原始的状态。如同一个人类学家来到一个原始部落做调查,但就在他进入的同时,这个部落已经不是它原本的样子了。怎样衡量研究者本身作为参与者所造成的影响,是摆在每一个实地研究者面前的问题。

作为研究者,应当采用怎样的研究方法?是实证主义的方法还是“后基础批评”的方法?对此,怀特试图将自己的研究当作定性与定量的综合。怀特自己也认为主观与客观根本不能分得一清二楚。他的方法中,既有对行为模式的定量分析,又有对个案分析的定性理解。他试图以自己的研究在实证主义和格尔茨的理解方法之间找到一条新的道路。

既是参与者,又是研究者,在实地调查中常常发生角色冲突的体验,这对研究者而言无疑是一种煎熬。从怀特对研究过程的回忆中也可以清楚得看到,他不得不面临两难的抉择。在这里,主位观察与客位观察是交织在一起的,如同他自己所说,“我的解释与多克的解释常常混杂在一起”,如果“我”是代表客位的话,那么“多克”就是代表主位的(多克是怀特的主要观察对象之一)。这对进行实地观察的研究者来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尴尬处境。

所幸最终,无论是非曲直,这本书成为了社会学的经典著作、社会学入门必读以及受人欢迎的大众读物,这是毋庸置疑的。虽然怀特“卧底”的实地研究方法,在上世纪得到了许多批评和不认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怀特的做法越来越被证明可能是更有效的社会学研究方法。正是因为深入到科纳维尔去生活,参与到当地人们的活动中,才能发现泛泛的调查走访无法发现的问题。街角社会内部非正式等级结构与个人行动表现之间的相互关系、保龄球赛积分所反映出的社会等级关系等都是怀特进入科纳维尔之前所完全没有意识到的。因此,怀特说,“我在实地呆了18个月以后才知道我的研究方向”。

文 / 第一建筑设计院 陈竞